哈佛校园的25道大门:讲述历史的光阴胶囊

哈佛大学约翰斯顿门标志着该校建筑史上的转机点。
哈佛大学约翰斯顿门标志着该校建筑史上的转机点。 RICK FRIEDMAN/GETTY IMAGES

关于曾经取得普利策奖的《芝加哥论坛报》(The Chicago Tribune)建筑评论家布莱尔·卡明(Blair Kamin)来说,位于马萨诸塞州剑桥的哈佛大学校园绿地四周的铸铁门不只仅是装饰而已。它们的设计讲述着本人的故事,而且还是学校历史的光阴胶囊;卡明和本人在该校尼曼新闻基金会的学生们在《哈佛广场之门》(Gates of Harvard Yard,普林斯顿建筑出版社[Princeton Architectural Press])一书中对它们停止了探究。这本书中构思缜密的文章研讨了环绕这个广场的25道大门,它们深受游览者和学生、校友以及员工们的喜欢。下面是对该书编辑卡明的采访节选。问:你本能够研讨哈佛大学其他有趣的建筑,为什么偏要研讨那些门呢?答:假如把哈佛的建筑比作一首交响乐,这些门真的很像起始的音符,但大多数学生和旅客都只是匆匆经过它们,去写他们的下一篇论文,或者来到约翰·哈佛(John Harvard)像前自拍。我希望深化发掘,找出这些入口的意义。问:你说它们是“精心建造的建筑,引导人们的行动,并提升日常体验”。它们是怎样做到的呢?答:这和水渠的原理是一样的,这些门起到的是给人群分流的作用,但这是经过极高的工艺技巧完成的,从而也丰厚了人们日常的体验。我最喜欢的一扇门就是德克斯特门(Dexter Gate),入口上方的铭文经常被援用,“为增长聪慧走进来”。这句铭文概括了大学教育的目的,就是提供一条从无知到聪慧的通路。大多数门都是由巨大的麦克基姆—米德与怀特建筑公司(McKim, Mead & White)设计,它们同属一个家族,是同一个系列的主题和变种,它们的资料都是砖头、铸铁和石头。所以,假如你驻足观看,便会在这些门上发现许多细节,比方一个十字,它代表着哈佛培育牧师的承诺;还有精致的铸铁花朵和叶子,它们把哈佛广场的田园之感不断延伸到街头。

布莱尔·卡明。
布莱尔·卡明。

问:哈佛当初为什么会选择麦克基姆—米德与怀特呢?它的参与为哈佛广场的作风带来了分歧性吗?答:麦克基姆—米德与怀特是那个时期巨大、权威的建筑公司。他们设计了纽约的宾夕法尼亚车站,所谓的罗德岛新港富人村,还有波士顿公共图书馆。它们是哈佛这样的机构会首选的公司。第一道落成的是约翰斯顿门(Johnston Gate),于1889年完工,是在哈佛于1636年成立250多年后落成的。这道门的确是哈佛建筑史上的转机点。建筑师查尔斯·麦克基姆(Charles McKim)丢弃了留念堂那种多种颜色、过火华美的维多利亚哥特式作风,让殖民时期的乔治王朝作风建筑重新成为他的灵感来源。

广告问:认真研讨这些门之后,最让你诧异的事是什么?答:就是它们有多么美。它们不断都能让你发现新的细节,丰厚你的欣赏体验。比方说,有一道门是献给长期出任哈佛大学校长的查尔斯·威廉·艾略特(Charles William Eliot)的,假如你留意看,就会发现门上的铸铁用一顶清教徒的小帽奇特地暗示了艾略特的清教徒祖先。假如没有这些门,没有勾勒出大学城和校园之间界线的屏障,就没有广场上那种严肃静思的氛围。哈佛广场似乎被一道视觉上透明的屏障盘绕着。你能领会到广场、建筑和雕塑的美感,就算只是在那些门外走过也是一样。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